正子_阿克曼

触不到的恋人paro
链接在评论 剧情在B站介绍

在写了

【甜梦】灰姑娘的奇妙经历

沙雕故事 我不是故意在今天写的 

我只是想到什么写什么 灵感是小国唱euphoria穿的那双鞋

在金南俊生日的这天,世界变样了。

醒来的时候正在一个很深很深的洞做自由落体,就在他以为自己会这么坠落下去的时候,啪叽一声,触底了。金南俊慢慢睁开眼睛适应光线,惊讶的看到了两张熟悉的脸孔。

“硕珍哥,玧其哥?”

分明是认识的脸,但两人神态和服饰都颇为怪异,衣服是繁琐的中世纪复古风,帽子上还插着长长的彩色羽毛。看到金南俊一脸呆愣愣的样子,金硕珍皱起眉头,颇带责怪的说道:”金南俊,家务活都做完了吗?就在这发呆?”

家务?虽然做好了会出现千奇百怪的情形的准备,但金南俊还是被搞糊涂了,他低下头检视自己的服装,惊讶的发现竟然是一套长款女仆装。

金南俊突然有点感激这是灰姑娘而不是美人鱼的故事,不然是不是还得穿贝壳胸罩。

想到这里,他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打住,虽然自己接受力良好,但还是不要挑战底线了,现在既然自己是灰姑娘,就只能顺其自然了。

“是,我这就去打扫。”金南俊恭恭敬敬的回答道。平常两人都不会用命令的语气要求自己,这倒是一种新鲜的体验,也不失为光怪陆离世界的一种乐趣吧,他乐观的想到。

——

金南俊辛勤的用鸡毛掸子这里拍拍,那里拍拍,大量的落灰把他的裙子和头发都染灰了,但是他本人毫不在意,看着整洁一新的家,他的心里充满成就感,随意拍了拍手,转身出门散步了。

啊,这才是生活啊,他惬意的感慨。

灰姑娘金南俊在森林里四处乱转,不出意外在陌生的地方迷路了。他不气馁的采取了最原始的方法:“有——人——吗——”金南俊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森林里回响着。

“哎,不要大喊大叫!这不是来了吗?”

“泰亨?”

金南俊听声识人,一下子辨认出了来着的身份,不然就靠着两坨大腮红,还真难认出眼前人是谁……

“泰亨是谁,我是泰泰仙子。”金泰亨样子的仙子撅起嘴。

金南俊安慰自己,算了,这孩子本来就脱线,我要习惯。

“那么按照剧情我要送你一辆马车和一身新衣服。”仙子举起了手里的魔棒,金南俊还没来得及伸手喊停,一团亮光就围绕他周身开始旋转,反应过来之后已经出现了南瓜和马车和自己身上崭新的礼服裙,自己头发上的灰也纷纷掉落,露出了本来的金发。

“接下来是水晶鞋——”

想到了灰姑娘的剧情,金南俊赶紧叫停,“等等,不要水晶鞋。”

泰泰仙子看起来有点失落,“真的吗?好吧,顾客至上,反正裙子能遮住你那双丑鞋。”

——

就这样灰姑娘金南俊踏上了征程,说真的,我已经对之后的发展不抱任何期待了。他脱力的把头靠在马车的窗户上想,经历了疲惫的一天,他很快的陷入了梦乡。

醒来之后,金南俊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宫殿面前了,而面前站着的不是别人,正是他们的黄金忙内——田柾国。忽略他一身标准的白马王子礼服,他眼里盛满的激动让金南俊看到了希望。

“你?你是……?”

金南俊以为在这个怪异的世界里终于见到亲人了,激动的上去握住田柾国的手说,“是我!”还没说出金南俊三个字,田柾国就一脸喜出望外的指着他的鞋,大喊:“这双鞋!你正是我未来的王妃!”

什么玩意!他低下头,看到那双变成梗的梦之舞鞋正端正的套在自己的脚上,而田柾国脚上赫然是这双鞋的白色版本。

金南俊说不出话了,避开了剧情,躲不过命运,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正常人!看着眼前人的眼睛好像都冒小星星了,是有一幅现在就要跪地求婚的架势。

从以前起,这孩子就是想要什么就势必要搞到手的类型。金南俊眉头一皱,感觉事情不简单,于是他决定——三十六计,走为上策。甩开田柾国的手,金南俊提起裙摆,像逃婚的贵族小姐一样扭头就跑。

但结果是没跑两步,自己就被卫兵一左一右的架住了。这可是不看一要紧,一看吓一跳。“智旻,号锡,你们……”

两个人也很坚守设定,对他的话无动于衷,架住金南俊的胳膊就转向。

看着面前一脸幸福的田柾国,金南俊只觉得自己是羊入虎口,眼看自己被越拽越近,心里的危机感也越来越强……

——

“我不要和田柾国结婚!”

金南俊从梦中惊醒,还没从被惊醒的心悸中回过神,一抬头就看到成员们全体手举蛋糕聚在他的床前,最前面的田柾国表情看起来像是50%委屈和50%欣喜的结合体,其他人都是一脸复杂的盯着他,只有最大的一脸的幸灾乐祸,还不怕事大的补上一句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想啊。”

看到这个和gogo直拍启发了我
反正gogo那个动作我是没学会

【旻南】聪明人不会让自己吃亏

只是大纲 没本事扩写(

朴智旻同学又要加班了。

虽然加班加点不付额外工资,但能得到一顿饭的报酬,还是很值当的。

而且南俊哥有求于别人的时候,就会变得特别可爱,自己还能趁机逗逗他。

不亏,不亏。

那边金南俊完全get不到朴智旻的内心想法,只觉得因为自己搞不定动作,而害得弟弟要加班,内心十分过意不去。

想着待会下班之后要请他吃最喜欢的五花肉。

——

私教课程开始将近半小时了,金南俊还是没搞懂gogo副歌的动作。

他自己也干着急,但越是紧张越做不出这个动作来。

金南俊扪心自问:难道我没有天赋?就像我做不出晃头晃脑一样?

虽然朴老师很有耐心,但是看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学员还是做不出动作,心里还是挺上火的。

于是决定言传身教,上去就抓住金南俊的手腕,头搁在他的肩膀上,用自己的动作带动他做到手和胯的协同。

金南俊虽然有点不习惯,但也想早点学会,就安静的闭麦了。

“哥,胯这里要往左顶,再回来,再往右,跟着我做就行了。”(姿势请大家自行脑补)

做了两分钟之后,朴智旻就放任身体自己惯性动作。脑子里想着待会要吃拉面,软软的拉面,就跟南俊哥的身体(屁股)一样。

突然他感觉金南俊僵了一下,一下子就把他思绪扯了回来,回过神之后发现自己硬了。

朴老师唰的一下脸红了,他也没料到自己这么不禁撩拨,大概是太久没释放了。

然后金南俊就假装正色,其实很害羞的提出,“既然欠你人情,不如我帮你解决吧。”

然后还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加上一句,“反正住宿舍的时候什么没见过。”

过程靠脑补。

——

小朴同学下班回家之后,想起了金南俊色-情的表情,又硬了,自己来了一炮。

冷静下来之后想清楚了自己对金南俊的感情,决定表白,他有自信。

那边金南俊反思了一下今天的行为,觉得是自己太冲动了,虽然直男之间做这个也算正常,但自己可是对朴智旻有所图,万一他讨厌自己了怎么办?

第二天朴智旻约金南俊出去,两个人就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下谈心。

金南俊道歉的话都在嘴边了,没想到弟弟先爆了个冷门,先给他表白了。

然后两个人顺利的确定了关系,但是因为行程太忙,而且两个人是瞒着成员的,很少有时间亲近。

只能趁着加班私教的时候腻歪一下,而且金南俊经常以要储存体力为由,不给做全套,朴智旻表示憋的很难受。

——

看到这次新曲的编舞,金南俊就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而朴智旻乐的像是开了朵花。

不要误会,他开心并不是因为腿踢的最高,再说了这点首席的自尊还是在的。

而且金南俊太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了。

果不其然,晚上的时候朴智旻就溜进了他的工作室。

“哥,准备好接受我的私人辅导了嘛?”

“我要是说没有,你会乖乖的走吗?”

“当然——不会啦。”

金南俊乖乖的闭嘴了,自己本来就是不在理的那一方,跟他争下去也得不出结果。而且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的,一身紧身运动装,档下那一团更不容忽视了。

金南俊深知朴智旻就是男版的天使脸蛋,魔鬼身材,但这么直白的暗示还是让他害羞的捂住了脸。

“你就这么过来的?”

“放心,我只会给你看。”

朴智旻凑过去,“哥,你坐了一天了,我们先从拉筋开始吧。”

然后真的开始认真计划,因为工作室地方很小,准备活动就做了简单的坐位体前屈。

金南俊心里嘀咕,难道这小子真的转性了?是我误会他了?

直到朴智旻在对面手拉手,把他往前拽,因为身体太僵硬了,金南俊没忍住呻吟一声。

呻吟完他就知道大事不妙,对面整个人都振奋了,显然就是在等这一刻。

朴智旻凑过去坐在他大腿上,以居高临下的姿势捧住他的脸说

“是哥你先撩拨我的哦。”

后面发生什么不用我说了,拉灯。

——

金南俊醒了,感觉浑身疼。

一半是因为昨天练习过度,另一半是因为躺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家伙。

他认真思考了一下,如果自己从今天开始发奋图强拉筋,是不是以后就不用这么辛苦了。

旁边装睡的朴智旻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,不自觉的弯起嘴角。

目的达到,锻炼好了,南俊哥就更没理由拒绝打炮了。

knj:jjk你给我过来

【甜梦】预谋

感受到旁边人贴过来的体温,即使知道他只是喝醉了下意识寻找依靠,田柾国还是忍不住僵了一下。


今天billboard得了一位,婉拒了其他艺人邀约的party,他们七个人一起回到了酒店,为了阿米开了庆祝直播。关掉直播之后,当然是大家的庆祝时间,不像在镜头前面表现的那样,还带点刻意的矜持。只属于自己的时间,防弹的成员们当然是尽情地疯狂。


因为年龄关系只能喝果汁的田柾国,也没有蹭别人的酒喝,就在那乖乖的咬着吸管看几个喝醉的哥鬼哭狼嚎。这边最正常的大概就属玧其哥,一个人抱着薯片缩在沙发角上咔呲咔呲,但仔细听的话就发现这哥完全是在说胡话了,类似于“哎呀这个薯片亲故长的真端正啊”这样的话。


还有的——就是安静的靠在自己肩上的队长哥了。田柾国在内心叹了口气,虽然自己是忙内,但这种时候没醉的自己还是要担起大哥一样的责任啊。右手轻轻扶着他的头,让他靠在体型相仿的自己的肩上,而不是倒向另一边祸害玧其哥。


一旁的经纪人在没出声的情况下悄悄的走了,田柾国看着这一屋子的狼藉,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这难道不是上天给他的机会吗?虽然自己也出于私心,向南俊哥敬了很多次酒,才达到了预谋好的结局。


一想到自己的计划,田柾国就忍不住紧张的手心出汗。向没醉的智旻打了声招呼,也不管他有没有听见,就扶起金南俊,把他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。


半扶半抱着金南俊,两人回到了田柾国的房间,田柾国艰难的把金南俊安置在床上,就接着在他身上摸索,试图搜出房卡。


金南俊觉得身上痒痒的,努力睁开眼只看得一件红色的亮片外套,确认了面前人的身份。“嗯……柾国,别闹了。”


听到了队长的命令,田柾国也就真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转而两手撑在躺在金南俊身边。


“哥你知道吗,我很喜欢你,但你却一直把我当小孩子。”


“我已经成年了,该懂的都懂,今天你不能再拿这个借口搪塞我了。”


喝多了酒,金南俊现在也迷迷糊糊的,平常清明的大脑现在一团浆糊,那些藏在心底的小情绪现在也争先恐后的冒了出来,他觉得委屈极了,自己明明是为了团队的未来着想,才没有挑破两人之间这层薄薄的窗户纸,现在倒好,田柾国反过来要怪他了。他咬住下唇,努力不让充满爱恋的话脱口而出,但是这个小动作在田柾国眼里充满了性暗示,他凑上去,轻轻的拨开金南俊遮住双眼的右手,温柔地吻上他的嘴,阻止了他继续虐待自己下唇的行为。


没有得到面前人的回应,田柾国也不气馁,自顾自的继续说,“也没关系,我已经下定决心了,就算得不到你的心,只有身体也可以。”


嘴上说着残忍的话,手上却温柔的开拓着身下人的身体。因为流连的爱抚,身体诚实的对着喜爱的人起了反应,金南俊羞耻的红了脸。但同时他也知道这种背德的快-感是错误的,因为他和田柾国是不可能的,就不由得悲伤起来。


田柾国一抬起头就看到金南俊在一言不发的流泪,都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,但是他却像是永远学不会一样,总是把什么感情都藏在心里。田柾国凑上去,用舌尖舔掉了滑过脸颊的液体,感受咸涩的泪水滑过舌苔,和自己的唾液融为一体。“哥你哭的话,我也会很难受的。”


这句话让金南俊想起了曾经在大家面前第一次流露出脆弱的田柾国,不由得心下一软,眼前人的圆眼和15岁的时候别无二致,但越来越硬朗的脸庞暗示他已经不是对情事懵懂的小孩子了,也许是自己该认清事实的时候了。尽管本能在叫嚣着快点闭嘴,但是大脑却鼓励他吐露了真心。


“——”


窗外的烟花突然炸裂开来,田柾国疑惑的用余光瞥了一下,回过神来看到身下人眼眶红红的不知道说了什么。也是,做出了这种事情,哥恨我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,田柾国丧气的想到,只花了一秒就恢复了那副冷酷的神情,拿起了扔在床边的手机按下快门。黑暗中硬冷的闪光灯刺的金南俊下意识眯起了眼。检视了手机屏幕上淫-靡的景象,田柾国扬起一边嘴角。


你终于不能再逃避我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亲妈就是要这样—


练习结束之后,众人一哄而散,田柾国冲金南俊扬了扬手里的手机,意图不言而喻。


金南俊疑惑的歪头,表明他没有看懂忙内的暗示。田柾国只好拉住他的衣袖把他拉到一边,凑近耳语道,“待会我去哥的房间吧。”


“好是好,你来干嘛呢?”


田柾国抬起一边眉毛,“当然是打炮,哥有没有一点被威胁的自觉啊?”他又挥了挥手机,以增加威慑力。


“啊……”听到这么直白的话语,金南俊害羞的低下了头,“我还以为我们已经是恋人了。”


这下轮到田柾国愣住了。


花吐症

金南俊是被噩梦惊醒的,躺过的枕头上除了泪水的痕迹,还有鹅黄色的花瓣。

成员们围成一圈站在他边上,现在网络这么发达,虽然一开始不知所措,但是现在已经掌握了大致情况。南俊现在也没空担心自己的暗恋被曝光了,有生命威胁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“没用的,他不喜欢我。”他边说着,花瓣就边飘零而落,这就好像是自己心脏的碎片吧,金南俊无奈的想着。对不起了,这次我不能做一个好队长。

“不试试怎么知道!”

“是哪个团的人吗?”

“哥这个时候就不要管什么偶像身份了!救命要紧啊。”

弟弟们蹲在他前面,一人一句劝他。金硕珍和郑号锡也站在两边,把坐在椅子上的南俊夹在中间。金南俊抬起头看向前方的闵玧其,他斜靠在门框上,双手环抱在胸前,蹙起的眉头传递出不赞同的信息。

如果玧其哥知道自己单恋的人就是他会怎么样呢,会觉得很恶心吗?但肯定会为了救自己,而自我牺牲。这样施舍来的吻,还不如不要。

他叹了口气,冲着满脸着急的弟弟们摇了摇头,“不用再说了,我是不会回心转意的。”

——

听到工作室门把转动的声音,金南俊惊的连咳了两声才咽回了喉头的花瓣,这件事还没跟方PD讲过,万一被他撞破了免不了要挨训,知道了真相肯定还会为了团队,把他和玧其哥的头按到一起。他转回身,在看到磨砂玻璃门印出的相对娇小身影时舒了一口气,却在下一秒看到了那头薄荷绿的头发,不免整个人都紧张起来。

闵玧其的另一只脚还没踏进来,金南俊就先发制人的开口,“哥,如果你也是来劝我的,就不必了,我已经——”

“你喜欢吧?”闵玧其挑眉,看着面前人一下子绷紧的身子,咽回了那句“还是你已经打算不喜欢我了。”

金南俊完全慌了,他看着闵玧其越靠越近,就越觉得压迫感更重,不大的工作室里充斥着一派风雨欲来的气势。

难……难道他从别人那里听说了?现在要抱着必死的决心来亲自己?眨眼间闵玧其已经迈着大步走到了他面前,他俯下身,右手撑在座椅的靠背上。虽然脸上面无表情,但是已经隐隐透露出怒气。

“我现在很生气。”

金南俊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,他十分理解闵玧其的心情,如果自己要被迫去亲不喜欢的人,肯定会发怒的。

“因为你从来没有为自己想过。”

他还没来得及表达疑惑就被吻住了,这是在梦中曾经构想过无数遍的场景,金南俊一直觉得闵玧其尝起来应该像冰山,再不成也是薄荷味。但是真正实践了,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了对方嘴唇温热的触感。

大概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两人才分开,刚才的吻好像融化了闵玧其这个人,让他卸下了冷漠。他摇摇头,露出了一个无奈的微笑。

“其实我们都一样傻。”

金南俊困惑不解的看向他。

他摊开一直紧握的手掌,一片蓝色的雏菊花瓣正躺在手心。

雏菊的花语:天真、和平、希望、纯洁的美以及深藏在心底的爱。

七夕还是甜一点~虽然单身狗本人写的恋爱故事一点都不甜

【甜梦】Become human(下)

喜欢有点小腹黑的忙内 就写了

大纲是之前就想好的 不能骂我

为什么硬要安排他们上床

因为我从小就想开车 虽然写的很无味

石墨

腾讯

我要流鼻血了
会玩还是你闵爷会玩
我什么时候能写出这么辣的肉(叹气)